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叙事@魏英杰的博客

时事评论、文化批评、书评随笔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时事评论员 声明:本博仅代表个人意见,与所在机构无关,转载请联系本人。

网易考拉推荐

微博存档(三)  

2009-11-30 00:14:52|  分类: 随笔偶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微博存档(三)

撞墙的心都有了!准备翻翻书睡觉,顺手拿过刚买的《希腊罗马名人传》,直接看正文,发现席代岳先生以古诗体翻译诗歌,这倒罢了,竟然连“诤友 如管鲍”这样的典故都强行装到正文里。拿过商务版一对比,更发现译文长短不一。最让人绝倒的是把《工作与时日》翻译成《作品与时光》!

俺英文再烂,也看得出works不能翻译成“作品”嘛!不懂难道不会借鉴或者看看这本书到底写什么啊!太伤心了,太伤心了。真对不起那些俺向 他们推荐此书的兄弟们。可以断定,这部书的翻译绝对问题多多。译者不懂希腊文也就罢了,低级错误都能犯,基本翻译原则都不管,这还了得。

豆瓣有报料,此书错字漏字不少,真让人怀疑用金山词霸译出来的。买翻译书得到的教训真是太多了。几乎都是大部头,如《柏拉图全集》。此君所翻 译《罗马帝国衰亡史》还没认真看。捏把汗啊。照说商务版数人翻译了十年才拿出来,我真不该相信此君几年功夫就能捧出两部大部头,而且还不说其他翻译。

总结:在这个神奇的国度,除了要学会翻墙,还要精通外语。。。

每回写稿子俺就问自己:你想说什么?再问:你想怎么说?最后,问题往往变成了这样:这样说行不行?别以为这是开玩笑,在贵国,这叫分寸感。很悲哀的一件事。

换个说法,在贵国,一流评论家的特点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二流评论家是想说什么尽量说什么;三流评论家是能说什么就说什么。

说到“老大哥”,想起1984。正在重读此书,感慨:整本书都值得背下来,这就是“第二十六史”。

村长(陈村先生)对“贵国”二字不解。这句口头禅发明权归属暂时不明。就俺的理解,可以解读为:1,藐视权力;2,自我嘲讽;3,认同度接近于零。

贺卫方谈商务版汉译名著:上大学时读了一些商务印书馆的一些书,王府井大街36号简直就是心中的圣地。研究生考到北京来之后,与几位同学一起逛王府井,从南头一直走到北头,终于找到36号,我心情激动,对着商务的大楼恭恭敬敬地鞠了一个躬。  

在铁幕下,竞争差异肯定存在。因为各地以及上层意识形态的尺度都不一样的。南方集团也不例外。南方能做的稿子,别的地方未必做得了。这是不是可以说,财经和南方所能获取的资源不一样而已。(谈财经杂志与中国报业)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海瑞这种情况嘛,大概可以叫人至廉则无亲。其实也蛮残忍的。(谈海瑞几任妻子的悲惨遭遇)

韩寒有时也会说错话,甚至有些观点十分偏颇,但这并不能掩饰自他身上所焕发出的可贵的自由和独立精神。他只是从个人角度发表自己的观点,作为读者则需要有自己的判断能力,否则就成了一个盲目崇拜、没有个人主张的“粉丝”了。

韩寒就是这样,嬉笑怒骂由己,口水滔天随人。否则,韩寒也就不成其为韩寒了。这也是在提醒人们,在赞美一个人的时候,千万别把他捧成了神。这样的话,整个社会就容易陷入癫狂状态,非此即彼,非友即敌,非黑即白。这同样是一种非常危险的价值观念。

韩寒当然可以批评,否则就太不正常了。那天和潘采夫聊起,我说现在客观形势是这样:郭敬明诱惑青少年,韩寒主攻中老年。哈哈。

2009年第23期财经杂志上,胡舒立发表了名为《创业板的错位与复位》的社论文章,这是她作为杂志主编署名发表的最后一篇社论。在这篇社论 中,胡舒立直言创业板“这种越俎代庖的呵护,恰恰扼杀了市场自身的活力,并必然会出现各个层面的逆向选择。——应该改个标题:《创业的错位与复位》。

前段时间正好和一报社老总谈起“集体辞职”现象。这从管理学上,其实是大忌。这帮人跟着你走,你是不是得安排管理层位置啊,是不是会碍着情面不按原则办事啊,这些人本身会不会有自大心理,对新来员工表现出某种优越性啊。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往往很难办好。

读《1984》,如今让我感想最多的是,温斯顿终于站出来抵抗老大哥,结果却加入了兄弟会这个恐怖组织。虽然这是思想警察的圈套,但当时他却是确信无疑,并准备为此付出生命,包括杀人放火、滥杀无辜也在所不惜。这个隐喻相对于揭穿老大哥的极权黑幕,更具有前瞻性。

这是什么样的一场审判啊。父母面临牢狱之灾,一个未成年少女(陈艳)以卖淫行为被处以6个月收容教育的行政处罚,而两个本来正读小学的女孩, 担起了照料另两个年仅两三岁小孩的重担。当地口口声声“保护未成年人”,原来是如此这般!这样的审判,检方的赢与输,或者说被告的输和赢有多大差别?

当地判处这两人有罪,也许能够多少挽回点面子。但花了这么大代价,这场官司还没宣判就已经输了。对于这对可怜,也许是可恨的父母——假如他们 是被冤枉的,即便最终胜诉,所受到的伤害远非打赢一场官司所能弥补;倘若他们的生活已沦落到“逼女卖淫”的地步,即便他们有罪,这个社会亏欠他们的却要更多。

一个地方居然动用公检法和宣传机器,逼着一个父亲承认自己容留亲生女儿卖淫了!这就是全部真相。收工,睡觉。

在现代社会,合理的逻辑是这样:媒体监督权力,法律监督媒体。公众是一个宽泛的概念,若非经由民主选举程序,任何代表制都是十分可疑的。既然 有公众代表,难免就有不被代表或擅自被代表的情况。只有真正体现公众意志的法律,才能够公正地履行监督媒体的职责。(评云南征集媒体义务监督员)

这事情俺支持北大的做法。中国教育还能再烂到什么程度?不改没有出路。如果大家都认为肯定会出现腐败,那就让他出现好了,看看这样能借以推动教改,还是继续烂下去。俺支持的前提是,这个制度设计本身没什么问题,不是说要自主招生吗?现在狼真的来了,怕啥?(北大招生校长推荐制)

回家查书,这才找到了。在商务版的《古希腊罗马名人传》的前言:据说有人问十七世纪古典学者西奥多?加札,假如学术典籍也面临一场沉船的灾 难,而他只能保留一位作家的著作,那么他将保留谁的呢?回答是:普鲁塔克.理由是:留下这位作者,也就留下了一切。——沉船记成火烧,这个记忆力……汗

睡觉前最后一搏:文学创作理论可能是个好东西,但也可能屁都不是。这些理论在教人如何写作的同时,同时也可能是在束缚一个人的灵性。有志于文 学创作的人,最该警惕的恰恰就是这种文学创作的专业培训。进入这种作家“魔鬼训练营”,最大的可能是文学青年进去,“写作机器”出来。(复旦招文学创作硕士)

  评论这张
 
阅读(6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