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叙事@魏英杰的博客

时事评论、文化批评、书评随笔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时事评论员 声明:本博仅代表个人意见,与所在机构无关,转载请联系本人。

网易考拉推荐

桌前书  

2009-11-09 20:33:49|  分类: 书评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桌前书

文/孤云

有一种私人藏书分类法,就是简单分成架上书、床头书和桌前书三种。这样分法并不像图书馆那么复杂,搞得自己家藏万卷一般,却又一目了然,各得其所。

顾名思义,架上书指的是那些平时或者永远呆在书架上的图书,这类书不免有沦为摆设之嫌。床头书,要么是正在读的,要么是每晚陪伴自己入眠的书。后者的话, 差不多和老婆一样重要,其地位可想而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床头一直放着《圣经》或《史记》,《圣经》让人平和安静,全文言版《史记》则具催眠之功。至 于桌前书,说的是那些值得一读再读并且随时准备捧起一阅的精品。这类书显然不多。严格来说,我的办公桌上只有两本可以归入此类——王小波的《我的精神家 园》和董桥的《旧时月色》。

与其说是两本书,毋宁说是两位作家。因为无论是这两个人的哪部作品,其效果对我而言都是一样的。当然,这两本书的选文不错,更加符合我的阅读和精神需求。 说起来,我的书桌上还有一堆七七八八的著作,大多是法律、经济、辞典之类的。这些书主要是用来随时翻查备用,也可以说是工具书。只有这两本书,虽然不能直 接提供写作素材,却是我的“心灵鸡汤”,我的导师。

坐在这张办公桌前,我干得最多的活儿就是写稿子,写的还大多是面目可憎的时事评论。这样的写作生涯,太需要找个树洞钻进去疗伤了。所以,每当自己憋不出 字,对写作产生抗拒情绪,我喜欢打开《我的精神家园》,随便翻到哪一页。王小波的杂文幽默而犀利,让人能够很快地找回写作的乐趣。特别是他用一种看似严肃 的笔调,把宏大叙事结构得一塌糊涂,读了格外解气。就这样,通过阅读王小波,我把所有的烦恼、怀疑、忧伤和自卑统统放下,像一个丢盔弃甲的士兵拿起破旧的 武器,重新上阵。

读董桥的文字,则是一种纯粹的精神享受。他的作品展现了中国文字可以美到何种程度。更重要的是,董桥文字里头那种文化的氛围,似乎已成绝响,很难从其他作 家那里体会得到。我最喜欢的是“从前”这个系列,里头讲的都是旧日往事。董桥说:“我偏偏爱说我是遗民。”这些故事充满凄美、哀婉和感伤的情绪,使人心中 隐隐作痛。但如果认为这不过是一曲传统的挽歌,那就大错特错了。这位顽固的“文化遗民”,实际上是在告诉世人,传统是一个难以逾越的美学典范。所以,虽然 写不出这样的文字,但不能读董桥。

如果再年轻一些,也许我会把余光中(散文和诗歌)替换掉董桥。一样很传统,余光中的文字还充满了现代性的意象。遗憾的是,年纪越大,我越发不喜欢花里花俏 的意识流。如果足够时髦,我还可能把博尔赫斯放到王小波的位置上。可惜,抛却翻译因素,博尔赫斯的博大精深并非随手翻阅就能够心领神会。而一本桌前书,除 了算得上经典,还要简单明白,直指人性。

对我而言,王小波和董桥正巧恰到好处——他们的作品像一根针,不断地刺激着我的神经;又如针灸,为我疗伤止痛。

2009年10月19日
《钱江晚报》
  评论这张
 
阅读(59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