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叙事@魏英杰的博客

时事评论、文化批评、书评随笔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时事评论员 声明:本博仅代表个人意见,与所在机构无关,转载请联系本人。

网易考拉推荐

读“网”札记(3):“我们对不当言论太宽容了”  

2008-06-26 01:22:41|  分类: 随笔偶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网”札记(3):“我们对不当言论太宽容了”

网络民意似乎处于喷薄期。胡总网聊,可以看作重要标志之一。但也有人觉得,眼下对待那些“不当言论”太宽容了。广州日报25日在头条评论位置发表“知名心理学家”张结海先生文章(1),谈的就是这个问题。全文转引如下:

——引文开始——

张结海:我们对不当言论太宽容了

“我还在想为什么不来得更猛烈一点……死的人不够多。”“在这种生死抉择的瞬间,只有为了我的女儿我才可能考虑牺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会管的。”

  可能许多读者在心里曾经问过这样一个问题:这些匪夷所思的话是怎样说出来的?说话的人是怎样的动机?想炒作吗?不像。心理有问题吗?看不出。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我的看法是,根本原因在于,在某些方面有些人说话太“自由”了。上面这几个个案只是冰山之角,整个中国社会在某些方面说话之没有“顾忌”的程度,不敢说是世界之最,也大概是“之最”之一。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强大的民意基础,当范美忠被教育部门取消教师资格时,有人提出这是“因言治罪”,有人要为他打官司,而支持范美忠的人据说已不计其数。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是近段时间网络上最时髦的一句话。但是你知道吗,这句话是有前提的,它的前提是,你必须说人话——有人整天辱骂你、造谣中伤你,看看有谁愿意上来说要誓死捍卫他说话的权利?又有谁敢提出不要因为他这种言论治他的“罪”?

  这种不正常局面的出现原因当然众多,我在这里讨论其中两个:第一,在中国有一批人,他们对西方社会不甚了解,却喜欢拿想象中的西方说事。比如,他们以为西方社会(尤其是美国)言论是绝对自由的。接下来我就举几个例子看看美国人是如何因言治“罪”的。

  詹姆斯·沃森是世界著名的生物学家,曾因发现DNA分子双螺旋结构而获诺贝尔奖。2007年他在接受采访时称,试验结果表明非洲人没有白种人聪明。先是他道歉,之后实验室停止了他的职务,最终,他被迫黯然离去。

  拉里·萨默斯是前哈佛大学校长,2005年他在一个经济学家会议上表示,由于生物学方面的原因,男人比女人更适宜在科学和数学方面发展。萨默斯连续发表了三份致歉声明,但是最终他还是被迫辞去哈佛大学校长的职务,成为哈佛历史上最“短命”的校长。2006年,前美国总统候选人克里在一次演讲时对学生们说,“如果你们不好好学习、上不了大学,就只能被送到伊拉克去打仗。”克里不得不于当年11月1日表示道歉。

  上面三个例子是我挑选出来的,目的是想让读者对比一下同样的三句话如果在中国说出来会有什么后果?对,什么后果也没有。比如,在中国不知道有多少人把“你要不好好学习,将来就只能去扫大街了”作为口头禅。

  这就涉及到我想讨论的第二个原因:中国社会目前还总体上缺少抵制“不当言论”的意识。年初赵本山去美国演出,令赵大师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美国的华人评价他的小品是“内容庸俗,言辞粗鄙,趣味低下”,因为他的小品嘲笑了残疾人、肥胖者、有生理缺陷的人,而这些言论在美国是不允许的。甚至还有华人要起诉赵本山歧视残疾人!

  再回到文章开头的两个例子,他们都必须为自己的言论负责。就范美忠这个广受争议的个案而言,如果我们不对他的言论进行批判、不治他的“罪”,这就客观上等同于鼓励全体老师向他学习。这样简单的一个道理能在今天的中国持续发酵,也确实是一个奇观。

——引文结束——

这番意思,到了白岩松那里,有了进一步的阐发。教育部发言人王旭明25日答记者问“范跑跑事件”时提到:

“在上周我和白岩松做了一期节目,他也问了我这个问题,就是说我怎么看待这个现象。我说白岩松你平时老说很哲理的话,我说我今天有一句哲理的话要说:我说我们可以不崇高,但是不能允许无耻。白岩松跟着补了一句话:我们也不能给无耻提供无耻的场所。”(2)

对白岩松的意见,王旭明表示“非常赞同”。

不无巧合,拜读《南风窗》记者李北方先生演讲《认识这个时代以及记者在这个时代的使命》(2007年8月发于网络),看到他更进一步提出,对类似言论应当予以惩罚。李记者是在谈到“冰点事件”时说的这番话:

“一年多以前,《中国青年报》的‘冰点周刊’刊发了中山大学教授袁伟时的文章,名字叫《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导致‘冰点’停刊整顿了一段时间。我最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很遗憾,心想这是怎么搞的,又来这一套,搞得媒体来一点言论自由的空间都没有了。可是等我把《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这篇文章找出来看完的时候,我的想法就变了,这种文章在这样一个有影响力的报纸上刊登出来,无论如何是应该受到惩罚的,虽然我不同意那种愚蠢的惩罚方式。以袁伟时这篇文章为代表的历史观确实是出了问题,直白点说就是认贼作父、数典忘祖,宣扬这种历史观的人是想从根本上斩断中华民族的根基,尤其20世纪中国革命的传统。这是纯粹的汉奸言论,是自掘祖坟的行为,对此,凡正义感尚存的中国人都是应该抵制的。”(3)

顺便提一句,这篇演讲很值得一看。虽然我个人看到这里,就没有读下去了。再顺便提一句,李记者最近关于汶川地震的一篇记者手记,让我很感动,虽说和这篇堪称论文的演讲放到一起的话,让人不无困惑。

简单评点:从“不当言论”的提法到“不能给无耻提供场所”再到“这种文章无论如何是应该受到惩罚的”,内在逻辑高度一致,而且颇具现实操作性。

2008年6月26日

(1)《我们对“不当言论”太宽容了》(张结海)
http://gzdaily.dayoo.com/html/2008-06/25/content_236046.htm(这个连接比较慢)

http://view.news.qq.com/a/20080625/000028.htm

(2)《教育部发言人回应范跑跑:可以不崇高但不能无耻》
http://news.sina.com.cn/s/2008-06-25/161715815100.shtml

(3)《认识这个时代以及记者在这个时代的使命》(李北方)
http://linan2048.blog.sohu.com/61766372.html(这里提供的不是全文版,不过在网上很容易找到)

  评论这张
 
阅读(5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