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叙事@魏英杰的博客

时事评论、文化批评、书评随笔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时事评论员 声明:本博仅代表个人意见,与所在机构无关,转载请联系本人。

网易考拉推荐

“阎崇年事件”真相再探  

2008-10-15 12:10:58|  分类: 文化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阎崇年事件”真相再探

文/魏英杰

阎崇年无锡签售遭掌掴,各方争论果然无比激烈,事情真相也逐渐明朗化。针对网上争议焦点,我想进一步探讨几个关键性问题:

一是打人者的身份及其“学术观点”。事件发生后,我在报上撰文认为阎崇年挨了“民族主义”一耳光,而非祸起学术争论。事实也支持了我的观点。

打人者网名“大汉之风”,是汉网的一名版主。据悉,这次他们是一行三人赶往无锡的。近年来,汉网网友曾多次利用签售等交流活动对阎崇年进行“质疑”。而这个汉网,网上很多人并不陌生,其所标榜的“基本共识”为:辽金元清、西夏、“南北朝”中的“北朝”(不包括隋)等都不是中国政权,元清两段历史是中国的亡国史。“大汉之风”被拘后,有所谓“汉网大理事会”宣布发起“天下围攻”募捐活动,指出“大汉之风这一耳光不仅仅是他自己打的,更是代表广大觉醒的汉人同胞打的”。可见,这完全不是一种学术讨论所应采取的方式。

其二,网上流传的“阎崇年语录”的真伪问题。网上那份语录内容非常生猛,随便举出一句话都可能激起“义愤”。但这份语录遭到阎崇年断然否认,——连“断章取义”都谈不上,而是“纯属捏造”。另外,天涯社区“关天茶舍”上有人发帖征集语录出处,结果居然没有人能够指出哪句话具体见于哪本书哪次讲座。跟帖所见,大多是混淆话题、似是而非的论调。语录真伪问题一旦水落石出,许多网民的“义愤”也就失去目标。

事实上,从阎崇年所处平台——央视百家讲坛来看,他也不可能说出类似过激言论。(为进一步了解,我买了一堆阎崇年的书)比如,《康熙大帝》开讲前节目组举行研讨会,他提出讲康熙要处理好八个方面的关系,其中就“满汉关系”而言,他认为应当“既不扬满,也不抑汉,力求站在中华民族的立场上观察与讲述”。这同时也是节目组的意思,更是“历史正确”关照下的大是大非问题。由此,注定阎崇年不可能走得太远。

其三,阎崇年及百家讲坛的话语权问题。有人说,打阎崇年就是打百家讲坛,进而是给那些掌握话语权者一记耳光。意思是说,阎崇年等人长期霸占话语权,一般民众却没有平等表达机会,所以挨打成了必然。

这种论调颇为流行,实则完全经不起推敲。很简单,假如你认为阎崇年霸占话语权,板子也该打在“幕后老板”身上才对。照这种逻辑,打人者应该怒闯央视百家讲坛,而不是对个别主讲人痛下辣手。再者,你要表达自己的观点,并不一定要上百家讲坛,——难道全国所有媒体包括网络平台都被百家讲坛收买了不成?还有,正常的学术争论未必就得当场PK,表达者的诉求对象更该是广大公众,死活要看对方脸色,算什么意思?所以,阎崇年和央视百家讲坛至少不能简单捆绑在一起。

此外,按照某些人的思维,被认定存在吹捧满清王朝嫌疑的阎崇年,俨然成了“主流历史学家”。这不可能符合实情。主流与否,各大、中、小学的历史教科书才是最终体现。难以想象,被认定持文字狱维护社会稳定论的阎崇年,能够同时跻身于主流历史学界。反过来可以肯定,那样的话阎崇年恐怕既难以见容于央视百家讲坛,更难见容于主流意识形态。

最后,有必要谈谈阎崇年作品本身存在的问题。必须指出,阎崇年在电视上开讲清史,属于“学术通俗化”范畴(我率先提出“学术超男”一词,意即在于此),其观点固然源于历史研究,但不能直接等同于学术理论。所以,对于阎崇年的讲座及衍生作品,不必过于苛责。

即便如此,阎崇年的明清史作品及其部分观点,也不是没有问题。虽然阎崇年大抵能够讲究基本学术规范(比如在史料取舍及立论态度上),但总的来说,他的历史观颇为陈旧,立论也过于粗糙。像一些“传统”学者一样,阎崇年做了不少案头工作,却没能运用更为科学的历史研究工具作支撑。比如他讲“康熙盛世”,侧重于国家版图、民族融合、文化传承及社会安定等因素(在这些方面,说服力也有所欠缺),却没有关注普通老百姓的收入水平,——从现代角度,这才是国家富强的根本依归,这自然存在一定缺陷。再比如,论及明亡清兴,他简单归结于“分合论”,失之粗糙。关于这一点,陈明远先生在《与阎崇年的历史观原则分歧》一文中有详细分析,我基本赞同。这也反映了阎崇年史识略长、史论稍逊的弊端。

更要命的是,阎崇年先生犯了如张鸣先生所指出的通病——“现在史学界流行研究谁就爱谁,研究者变成崇拜者。”(转引自十年砍柴相关文章)浸淫清史数十年的阎崇年虽然在历史观上“不失大体”,在讲座、行文中亦难掩对满清王朝的“偏爱”,这种主观意识致使他难免有曲笔回护之举。就拿文字狱来说,发生在康熙朝的“明史之狱”和“戴名世案”,前者诛杀数十人却成了后者只杀一人、进而体现康熙帝“为政以宽”的证据,这种说法无论如何是站不住脚的。(见《康熙大帝》P211。另,他在文末则强调:“清朝的文字狱,贻祸之烈,悬垂久远”)而以现代文明角度,对待文字狱(钳制思想言论自由)理应持鲜明的批评立场,这才算得上是现代人看待历史的进步理念。

还必须指出,这仍然是个人看法不同、可以付诸学术争论的范畴。遗憾的是,正因为阎崇年作品中多多少少存在类似问题,被人揪住小辫子并借题大肆发挥,最后竟至诉诸暴力。不得不说,诉诸暴力者不仅将问题引向学术讨论之外,而且已经严重偏离了社会理性规范。有消息称,在10月11日举行的第八届北京图书节上,主办方请来多名头戴钢盔的保安,以保护参与现场交流活动的阎崇年等人。不妨想想,一个学者必须在“钢盔保安”护驾之下才敢在公众场所发表言论,说明什么?显然,这种动辄诉诸社会暴力的行为,所威胁的已不是阎崇年一人而已!

2008年10月14日

  评论这张
 
阅读(4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