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叙事@魏英杰的博客

时事评论、文化批评、书评随笔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时事评论员 声明:本博仅代表个人意见,与所在机构无关,转载请联系本人。

网易考拉推荐

北大究竟对季羡林做了什么?  

2008-12-12 10:30: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究竟对季羡林做了什么?

文/魏英杰

这两天,随着季羡林回应丢画风波及北大声明的两段视频经由媒体(《东方早报》12月8日,《京华时报》12月10日)曝光,沉寂多日的“季羡林事件”再度风生水起。许多人这才发现,北大通报“举报人”手中字画全系伪作,根本不意味着事情的了结。

如果我没看错,视频是新华社记者唐师曾两度拜会季老时拍的,其中一次便是季羡林之子季承13年后和父亲的首次见面。唐师曾在博客上对此早已有所披露。这表明,整个事情并无实质性进展——一方始终认为丢画千真万确,而另一方则断然否认。可事情一开始不也就是这样子的吗?

一个多月来,包括笔者在内不少人多次呼吁此事当由司法介入。遗憾的是,北大校长都换人了,整个事件依然云雾缭绕,口水满天飞。在民意上被假定为“被告”的北大,还在继续自话自说——既对外宣布藏画没丢,又声称仍在进一步调查;可调查一月有余,居然连举报人都没碰过面,也没有去检视那些疑为季老藏品的书画。这种调查的诚意和公信力,可想而知。

北大某“知情人士”指出,调查组接下来要搞清楚“背后是否有阴谋”。(顺便说,代表北大发言的这位知情人士有必要亮出身份)这大概也是许多人想问的。只不过,这显然不是北大单方面可以说了算。实际上,北大这种做法和说法除了徒增公众反感,还使得事态进一步升级。随着季羡林父子13年未得一见等更多事实的披露,“季羡林藏品疑案”已演化成为“季羡林事件”。现在,问题的焦点不光是藏画是否遭盗卖,更在于一点:北大究竟对季羡林先生做了什么?

人们当然可以如此质疑北大。藏画是否被盗卖乃理由之一;季老三番五次想换秘书,理由之二;儿孙缘吝一面,理由之三;季老有无自主选择——做什么事、和什么人见面的自由,理由之四……而且,这份令人震惊的清单还在增加:日前季羡林授权季承处理有关财产的一切事宜,但北大方面以调查还没有结束为由,拒绝办理蓝旗营一处房产的交接手续,季老的书籍、手稿和字画都在这套房子里。

事情不能再没完没了地口水战下去了。一个多月来,有关报道这么多,当事人博客点击至少数百万,可见“季羡林事件”不会轻易被人遗忘。沉默也许是最坏结果,但不消说,在公众无声的关注中,北大的形象也在跳水。我认为,问题的关键仍在于如何启动司法程序。既然北大一再表示欢迎司法介入,如今又称公安机关没有立案是因为“季老不愿意报案”,那么作为季老的家属,季承完全可以直接去报案。——北大虽然为副部级高校,相信也不会动辄拒绝配合或刻意袒护个别人吧?

但我还是那句话,不管结果如何,“季羡林事件”的悲剧已然铸就。人们总说,季羡林先生是国宝,可国宝不是用来供奉的,更不能像文物那样层层包裹、不让见光。季羡林先生首先是一个人,还是一个有自主意识和行为能力的人,国宝熊猫都不能天天关着,何况人乎?这里头可能被掩藏的真相,或者才是整个事件让人最感可悲的地方。

2008年12月10日

  评论这张
 
阅读(4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