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叙事@魏英杰的博客

时事评论、文化批评、书评随笔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时事评论员 声明:本博仅代表个人意见,与所在机构无关,转载请联系本人。

网易考拉推荐

立法规范“人肉搜索”何错之有?  

2009-01-21 13:08:06|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立法规范“人肉搜索”何错之有?

文/魏英杰

近日,徐州市立法通过《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其中规定“未经允许,擅自散布他人隐私,或在网上提供或公开他人的信息资料,最多可罚款5000元”等条款。这被外界看作禁止“人肉搜索”而引起舆论强烈质疑。1月20日,《人民日报》对此进行了详尽报道。

有句话说,世界上90%的纠纷都是名词之争。当下这场关于“人肉搜索”的争论,分明又是始于词语的混乱。先把相关规定和“人肉搜索”捆绑起来,再拿“人肉搜索禁令”来作定性,这种做法本身就很可能引发歧义。

通常而言,“人肉搜索”指的是借助网络搜索和电脑技术等手段,公开某类信息材料,以达到舆论监督目的。问题是,采取什么手段、公布哪类信息以及借以监督何者,其作用和后果是截然不同的。有些人在讨论“人肉搜索”时,往往忽视了个人领域和公共领域、个人权利与公共权力等不同概念的重大区别。这就是人们对“人肉搜索”至今分歧迭出、莫衷一是的主要根源。

按照上述区分,个人隐私受法律保护,其他个人和公权力部门未经许可,不得散布传播这类个人信息。另一方面,公权力部门及其权力运作过程——包括官员的言行,若非国家规定的保密范畴,均应在“阳光下”进行,接受社会和舆论的监督。这说明至少存在两种不同类型的“人肉搜索”:一种是在侵犯个人隐私或采取违法手段(例如“黑客”)前提下进行的;另一种则为法律所允许和鼓励的公民正当行使舆论监督权的行为。

于前者,由北京白领姜岩之死引发的“人肉搜索第一案”——王菲(姜岩丈夫)状告网站侵权,最终以站在“正义”这边的网站败诉结案,又一次暴露了“人肉搜索”所存在灰色地带;于后者,南京官员周久耕落马案则为网络舆论监督树立了颇为正面的典型。由此来看,将徐州相关规定视同“人肉搜索禁令”并不客观全面。按照江苏省市两级人大法工委的解释,法律允许的举报贪官、揭露丑恶现象不在此列。这无疑表明,该规定重点在于保护个人隐私,而不是为了干涉或禁止公民行使舆论监督权。

那么,立法规范可能导致侵权的“人肉搜索”,何错之有?

当然,网友的质疑态度也不难理解,这更多是在担心相关规定被滥用,结果成了权力部门和官员的“保护伞”。但这需要的是继续监督它,而不是一概予以“否决”,连必要的法律规范都不想要了。至于该不该采取措施保护个人隐私,我想用不着多说了吧。虽然“个人信息保护法”和“侵权责任法”等法规尚未出台,但宪法和有关法律在这方面并非一片空白。近年来,个人隐私保护意识也已深入人心,成为公民依法捍卫自身权利的利器。

再以王菲状告网站侵权案为例,姜岩因丈夫有外遇而自杀,人们固然可以对王菲进行道德谴责,但这并不意味着网友有权采取不当的“人肉搜索”手段,诉诸“网络暴力”。道理就在于,如果我们认为那些“道德败坏”的人没资格享有隐私权,终有一天自己的个人隐私也将无法得到法律的保护。

2009年1月20日

  评论这张
 
阅读(4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