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叙事@魏英杰的博客

时事评论、文化批评、书评随笔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时事评论员 声明:本博仅代表个人意见,与所在机构无关,转载请联系本人。

网易考拉推荐

航线寻租泛滥多年为何没人管  

2010-06-27 13:16:30|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航线寻租泛滥多年为何没人管

文/魏英杰

眼下,国内民航业正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反腐风暴。至今,已有多名民航高官先后落马,包括民航华北局原局长黄登科、首都机场原董事长张志忠、发改委民航处原处长匡新等。就在审计署发布三大航相关审计报告当天,南航原总工程师张和平及其他几位高管也因涉案接受调查。(据新京报、新世纪周刊等媒体报道)

这一系列腐败案,多数指向存在多年的航班时刻灰色交易。据悉,审计署在审计三大航时发现数笔数额巨大的“航线协调费”,随后拔出萝卜带出泥,揭开了这个腐败黑洞的冰山一角。

根据规定,航空公司要想申请到某条航线,需要得到航线两边所在地区民航管理局和空管局的同意,并报民航局审批。正是这个航权审批,打开了权力寻租的潘多拉盒子,而各大民航公司对热门航线的争夺,则让这个权力地带成为腐败重灾区。

米尔顿·弗里德曼曾指出,在政府活动的领域,正如在市场中一样,也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但它的作用正好同斯密的那只手相反——一个人如果一心想通过增加政府的干预来为公众利益服务,那他将受一只看不见的手的指引,去增进同他的盘算不相干的私人利益。

这个结论,在这里再次得到了证明。当初提出审批航线,初衷在于通过核准航空公司资质,最大限度保证乘客安全,并避免航空公司的恶性竞争。如今看来,这和保证乘客安全并无必然关联(而与管理水平有关),而避免恶性竞争则演化成为一场无比激烈的黑色竞争。

据悉,航线交易对业内根本不是什么潜规则,而是公开横行的“显规则”,一些大型民航公司每家每年用于航线交易的费用至少达数亿元。例如有内部人士透露,在首都机场要获得一个黄金航班时刻的价格在千万元以上,其他机场价格稍微便宜些,但也要几百万元。这其实就是对权力的一种明码标价,赤裸裸而又让人无可奈何。

真相令人怵目惊心,一个疑问也越来越让人感到困惑:如此公开化的权力寻租,为何泛滥多年安然无事?

这似乎又印证了另一句名言: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绝对导致腐败。权力缺乏监督,形同没有勒上缰绳的野马,腐败在所难免,势不可挡。航空公司以航线协调费名义支出寻租费用(未必列入财务报表),航线价格及其获取方式公开化、“市场化”,这表明了权力监督的失效,借此也可窥见航空业种种乱象之一斑。说实话,要不是审计署首次审查三大航,这个问题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够曝光于天下。

如无必要,勿增“权力”。市场经济改革的最重要成果,应当是各种不必要的权力的依次退场。在某些领域,权力的存在非但不必要,而且徒然增加腐败空间。特别是对待那些“添乱的权力”,还不仅在于如何加强监督,而是怎样逐一清理的问题。

其实,早在2007年民航总局就已表示,到2010年有望实现国内所有城市、所有航线都不需要航空公司向民航总局申请审批的目标,只需要向民航总局报告备案即可。今年1月,民航局发布通知称,民航局只负责北京、上海、广州三大城市四个机场的区际航权和航班审批许可,其余机场的相关审批许可均由地方管理局负责。此举或可视作对预设目标的折中实现,却不知,这样一来会不会形成“腐败下放”的现象?

因此,最好的办法是,将航权审批添加到理当删除的权力清单上,通过加快航空业改制,发挥市场的调节作用,让这一计划经济时代的残留事物退出历史的舞台。

2010年6月26日
  评论这张
 
阅读(9754)|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