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叙事@魏英杰的博客

时事评论、文化批评、书评随笔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时事评论员 声明:本博仅代表个人意见,与所在机构无关,转载请联系本人。

网易考拉推荐

方言之争的文化逻辑  

2010-09-21 16:57:16|  分类: 文化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言之争的文化逻辑

文/魏英杰

方言之争不时见诸报端,“保护上海话”、“保护广州话”等话题都曾引起过激烈讨论。在我眼里,这更多像一场茶杯里的风暴。别的不说,这些方言并未频临灭绝,“保护”云云从何说起?

就本质而言,要看清楚方言之争,先得厘清如下几对关系:

一是国家话语和地方话语的关系。国家话语指的是全国推行的普通话,但又不仅限于此。普通话的规范及推广过程中,隐含着某种程度上的强制性,而这很容易被看成是对地方文化自主性构成威胁和压制的一种“文化霸权”。许多人力挺方言,除了感觉到方言地位堪忧,实际上还是出于维护本地文化,以及对“文化霸权”地位的反感和挑战。

二是地方文化和外来文化的关系。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处于地方文化中心位置的各大城市纷纷成为语言文化的大熔炉。走在大街上,如果仔细聆听的话,你便可以领略到来自天南海北的不同地方的语言。这是现代化生活的日常景象。但这些外来文化,势必同样对本地文化形成压力,让热爱方言的人士忧心忡忡,感觉本地方言岌岌可危。

三是,语言歧视与文化平等的关系。在上述情形下,所谓“保护方言”、“复兴方言”,无非是为本地方言争取和国家话语平等的地位。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过分强调本地方言,却又可能对外来文化群体构成语言歧视。很简单,如果把电视台看作为公共平台,而电视节目清一色又是方言的话,这在外来人口看来,难免会产生一种被排斥感。

经由上述分析,如何看待方言之争也便不难把握。简单讲,本地方言相对于普通话而言处于弱势地位,而相对于其他方言来说则又居于强势位置。因此在这问题上,理应信守多元化的文化理念,既要推广普通话,也要维护本地方言,同时还应尊重外来方言。特别应当承认一点,普通话固然在方言面前是一种强势文化,但在今天城市里南腔北调、五方杂处的文化格局下,用普通话进行沟通交流反倒不失为一个平等途径。

这么再来看最近杭州一小学开设杭州话课堂的事情,其利弊也就一目了然。说白了,这和保护方言搭不上什么边,而更多是本地方言被普通话和其他方言挤压,文化优势感有所丧失后的一种自觉反应。到城市里来的人多了,要么讲普通话,要么讲其他方言,从而形成了不同的语言文化圈子和团体,虽然讲本地方言的可能还占大多数,但是面对这番情景,难免有人会有所感叹:方言危矣!可这其实是一种错觉。

从现实来说,方言依然活泼有力,绝无消失迹象。从历史来看,语言从来都是在变化和糅合的进程之中,而城市化必然加快这一趋势,谁也无法阻止。而从方言自身的地域流行来看,杭州话到了萧山就有所不同了,你想究竟保护哪种杭州话?所以,方言不仅不需要保护,就是想保护,恐怕也无从下手。

更为重要的是,在学校里开设方言课堂,这还可能对文化多元化及其开放性有所损害。许多学校的学生都来自四面八方,单纯强调和学习一种方言,这实际上有违教育平等理念,并非什么公平之举。当然,这么做也有一点好处,就是有助于提高学生对本地文化的了解和认同,同时给那些乐意通过语言途径融入本地的学生提供学习上的便利。从这些方面考虑,如果要在学校里开设方言课程,一定不能采取强制手段,而只能安排在正规课程以外,当作一个学习兴趣班,听凭学生自愿。否则的话,这也是一种文化上的“霸权主义”了。

2010年9月19日
  评论这张
 
阅读(9093)| 评论(1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