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叙事@魏英杰的博客

时事评论、文化批评、书评随笔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时事评论员 声明:本博仅代表个人意见,与所在机构无关,转载请联系本人。

网易考拉推荐

路桥收费站是一部邪恶的“提款机”  

2011-04-20 14:53:19|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桥收费站是一部邪恶的“提款机”

文/魏英杰

畸高路桥收费已经严重影响了社会经济运行。有报道称,一辆大货车单程从成都到北京,高速收费就近5000元,一趟下来不包括人员费用净亏1425元。难怪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直呼,从广州到北京运输成本,高于从广州到美国。你看这车还怎么开,物流成本怎么减下来?
 
在取消不合理路桥收费的呼声日益高涨之际,有些地方政府部门也在积极作出回应。日前,陕西咸阳决定回购两座总投资逾2亿元的大桥,让市民免费通行。与此相关的背景是,当地机动车拥有量从2000年的4.5万辆增至目前的42.8万辆,导致交通拥堵现象严重,市民苦不堪言。应该说,当地此举值得认可。这对推进市区一体化、缓解城区交通拥堵,都有着现实的意义。

但从具体来看,当地撤销两座大桥收费站,其实已经算晚了。两座大桥应属咸阳市区辖内,2号大桥投资1.08亿元,收费期限从1995年至2018年。以每次收费5元计,这座桥至今收费16年,投资肯定早就回收了。3号桥于2004年通车,收费期限为25年,投资经营者大概也不会亏到哪里去。当地政府回购两座大桥经营权,用的也是纳税人的钱,所以不能光看应不应该回收,还得看花的钱是否合理。例如,有些收费站原本就已超期服役,政府回购又花一大笔钱,那么还是老百姓在充当冤大头。

当然,逐步取消市区收费站,减少高速收费的大方向是没错的。特别是这种还路于民的理念值得推广。虽说有些城市从前几年开始就逐步在撤销市区内路桥收费点,但也要看到,有的地方仍然抱着能“收多久就收多久”的思维,死扛着不放弃既得利益。例如,有的地方收费站经营年限竟然达到50年。还有的地方,具备经营权的公司离奇破产,而由行政部门下辖路桥收费所代为征收。原来就是一摊烂账,如今政府却称将回购股权,却不知这钱究竟落入谁口袋?

更何况,这种“添堵”的事情似有愈演愈烈之势。就拿治理城市拥堵来说吧,有些地方动辄祭出收费大旗,这边拍卖车牌,那边提高停车费,还美其名曰“抬高出行成本”,结果车辆出行状况未见缓和,政府部门腰包倒是更加鼓起来了。相形之下,咸阳回购路桥经营权怎么说也是在做“减法”,这比那些至今还在做“加法”的城市更值得赞赏——只要其回购过程透明,程序合法公正。

路桥收费成为某些地方政府的提款机,这已经是个公开的秘密。问题是,政府部门斤斤计较于这笔小账的时候,似乎并不去算社会经济正常运转这笔大帐。一辆大货车单程进京净亏千余元的具体事例,形象表明路桥收费让社会经济很受伤。许多人也都知道,全世界已建成14万公里收费公路,10万公里在中国。这是几年前的数据。而如今,我国高速公路的95%,一级公路的65%都是收费公路。世界银行发布的一份最新研究报告披露,中国的高速公路通行费是全世界最高的国家之一,高速公路成为“高价公路”。(据近期《南风窗》)

在这情况下,市民出行、城市交通、物流成本乃至于物价水平,都将受制于路桥收费站这部“邪恶的提款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温总理提到今年重点要做好的工作,首当其冲就是“保持物价总水平基本稳定”。减少物流环节,降低运输费用,这无疑是稳定物价的一大抓手。试问,层层收费所造成的“行路难”问题不解决,怎么可能有效降低运输费用?不妨再问,倘若市区出行都要排着长队交过路费,道路拥堵现象如何缓解?这笔大帐,真的不能不好好地算一算。

2011年4月18日
《广州日报》,标题内容有改动
  评论这张
 
阅读(134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