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叙事@魏英杰的博客

时事评论、文化批评、书评随笔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时事评论员 声明:本博仅代表个人意见,与所在机构无关,转载请联系本人。

网易考拉推荐

村官黑恶化的传统与现实因素  

2011-08-16 15:02:40|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村官黑恶化的传统与现实因素

文/魏英杰

村民自治面临多重困境,已是不争事实。特别是,贿选问题与村官黑恶化现象日益严重,给基层民主制度蒙上了一层黑色面纱。

日前发生的这个案例,事情不算大,却形象反映了村官黑恶化的现状:上月初,位于广东省丰顺县汤坑镇邓屋村的一家四星级酒店连续两次遭到一伙人打砸,部分围墙被铲车推倒,酒店大厅玻璃门和服务台电话等设备被砸毁。带头肇事者正是该村新当选的村委会主任。据悉,选举前,这位村主任曾要酒店董事长出钱“助选”,遭到拒绝。

酒店的董事长是省人大代表,这在那位村主任看来应该不仅有钱,而且有一定“话事权”。遭到拒绝后,新上任的他上门摆摆威风,也不是什么意外之事。但不管什么原因导致村主任率人闹事,从中却可以看到村官在当地社会的强势一面,以及基层选举的丑陋一面。

选举靠钱,得势就张狂,这在广大乡村中并非罕见。日前,山西某地也曝出一则新闻,一名村支书上任不到一年,工作粗暴,说话霸道,贪污腐败,还对举报人实施打击报复。这位村支书竟然这么说:“我不贪污,当官干啥?”由此可见,贿选贪污、横行霸道,已然构成当下农村的一大景象。

但应当说,这些现象的发生并不偶然,其之所以形成有着传统与现实的成因。于传统方面,家族势力和“能人政治”模式对村民自治起着至关重要的影响作用。由于乡村聚族而居的传统犹存,在村民选举中,强势家族势力往往能捞到不少选票。所以,许多地方能够当选村官的,要么是该村人数和势力较大的家族成员,要么是被这些家族所支持的人选。

这里的“能人政治”则特指那些在经济发展中“先富起来”的村民。这些人因为有经济实力作后盾,且具有一定权势,较容易受到村民认可。由这些“乡村精英”来治理村庄、服务村民,原本与传统颇为契合,但在一定程度上,这又和村民自治的民主模式相违背,结果很容易造成的一个局面——这些“能人”上台后只顾为自己捞钱,却不顾广大村民的意愿。

问题在于,不管是借助家族势力还是依靠自身的“能人魅力”上台的村官,到头来都必须听从上级部门的调遣安排,服从于“长官意志”。而这正是村民自治体制的致命伤。虽说在村一级实行村民自治,但是村级组织(村支部和村委会)实际上并不可能充分实现自治权。从而,在村民自治选举中,上级部门和官员为自身利益计,往往会在背后推一把,让那些听话的或者可以相互勾结的村民上台。

在这现实背景下,能够出任村支书或当选村主任的人选,经常是那些道德败坏、专横跋扈的人。因为这些人既能够震慑村民,又有利于上级“调遣”,充当某些官员在基层的“利益代言人”。而在劣币驱逐良币的作用下,有良知的村民要么很难进入村组织,要么很容易受到排挤和打击(如钱云会),许多村组织从而沦为黑恶人物的聚集地和演武场。

这位作风彪悍、横行无忌的村主任究竟是怎么上台的,至今仍是个谜。据介绍,早在村委会换届选举初期,村民就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这位村委主任涉嫌贿选,而县里调查组却没有查出贿选行为。不管怎么说,从这位村主任当选后的行径,完全证明了他并不胜任这一职务。如今,这位村主任已被申请批捕,他的所作所为也成了当下村民自治状况的一个注脚。

2011年8月12日

  评论这张
 
阅读(3161)|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