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叙事@魏英杰的博客

时事评论、文化批评、书评随笔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时事评论员 声明:本博仅代表个人意见,与所在机构无关,转载请联系本人。

网易考拉推荐

死猪江上漂,谁能不挨“刀”  

2013-03-24 13:24:16|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死猪江上漂,谁能不挨“刀”
 
文/魏英杰

进入3月,上海黄浦江上惊现数千具死猪,且每日过境不断,载沉载浮,惊起公众连番追问。

这些猪到底从何而来,是否发生大规模疫情,又是否威胁到上海民众的饮水安全?一连串的问题,连日来在微博、报纸、电视上不断被重复,甚至有记者把问题带到了两会,向民政部请教猪的身后事该如何安排。遗憾的是,虽然各部门都出面回应,连民政部都耐心回答了记者提问,可依然找不到问题的根源。公众至今仍然不清楚,这些猪到底死于何处,为何顺江漂流而来?

例如,上海市政府专门就此召开专题会议,要求采取手段减少死猪流入本市流域。在事件处置中,市农业、环保、水务、绿化市容与卫生等部门均参与工作:市环保部门和水务部门的职责是加强跟踪监测,确保水质安全;市农委会同有关部门对打捞的死猪进行无害化处理;工商部门则负责对市场肉制品加大监督检查力度。表面看,各部门都在坚守阵地,可问题是,查不出问题根源,相关部门也就只能被动应对。

发生死猪事件后,许多人把矛头对准了上游的嘉兴市,那里有庞大的生猪养殖基地。据悉,目前嘉兴全市养猪户超过10万户,每年出栏生猪数量约450万头。但嘉兴市于15日夜里召开新闻通气会,称不能认定死猪全部来源于嘉兴,全市未发现动物疫情,江浙沪交界断面水质保持稳定。当然,当地还宣布了一系列措施,以应对问题发生。这也就是说,嘉兴并未承认死猪来源于当地,死猪的来源及其产生原因,仍然成谜。

数千头死猪漂流江上,却难住了江浙两地相关部门,这说明什么?这表明,政府行为与公众诉求形成了巨大反差。公众想了解真相,单个的政府职能部门却不能提供真相。公众渴望从根源上解决问题,职能部门却只能盯着自己的职责范围。更重要的是,由于存在区域管辖范围不同,一条河被切成片段分属各地,导致问题变得更加复杂化。既然嘉兴称死猪并非全部来源于当地,上海总不能指责当地政府推脱责任吧?因此,对上海来讲,只有把问题留给上级部门去解决,自己则只能不辞辛苦地打捞死猪。

这还暴露了政府职能设置及其运作方式所存在的弊端。由于事实存在的部门职能分工以及行政区域划分,一头“死猪”因此被大卸八块,不能得到集中妥善解决。这其实和平时人们办一件事要跑多个部门,道理是一样的。职能部门“各自为政”,这原则上没错,但这造成的后果是:但凡对自己有利可图,相关部门就很积极(乃至于乱作为);而对那些需要承担责任且职能归属不清的事项,有关部门往往会找理由搪塞(也就是不作为)。数千头终日漂流于河上的死猪,就这样撕开了相关职能部门的真面孔,让人为之感到悲哀。

一个负责任的政府,是由一个个负责任的职能部门组成的。数千死猪在黄浦江上飘荡,却没有政府部门为此负总责,也没有政府部门因此被问责,这说明在对职能部门的权力分配及其监督上存在着严重弊端。当前正在进行新一轮政府机构改革,改革的目的是减少职能交叉、提高政府效率。这起死猪事件,既揭示了问题之所在,也提示了解决问题的方向。

死猪江上漂,谁能不挨“刀”?死猪事件既对公共安全造成潜在威胁,也对职能部门行政能力提出考验。事件最终以何种方式终结,对公众来讲是检验政府公共服务水平的一个标尺,对相关职能部门来讲,又是一份考验自身行政能力的公开答卷。如果没有部门为此负责,损害的将会是政府整体的公信力。且拭目以待。

2013年3月18日

  评论这张
 
阅读(8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