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叙事@魏英杰的博客

时事评论、文化批评、书评随笔

 
 
 

日志

 
 
关于我

专栏作家、时事评论员 声明:本博仅代表个人意见,与所在机构无关,转载请联系本人。

网易考拉推荐

安邦,你输就输在整个世界都觉得你太神秘了︱冰川观察  

2016-04-04 17:41:17|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邦,你输就输在整个世界都觉得你太神秘了︱冰川观察 - 魏英杰 - 非叙事@魏英杰的博客


文/魏英杰 冰川思想库研究员


安邦,不好意思,冰川思想库又提到你们了。真是冤家路窄绕不开啊。
最近你们在美国主动撤出喜达屋并购战,这不,又上了头条,比汪峰还卖力。
我早说了, 你们在全世界买买买,怎么可能让人装作没看见?
上面是对安邦说的话。说这番话自有其原因。

(一)

冰川思想库3月21日正式上线那天,在微信公号发了一篇冰川思想库研究员陈季冰的评论《让领导人出访时就像住在中南海一样踏实》。
看到这个标题,很多人大概要捏一把汗。是的,推送前,冰川思想库的小伙伴们也是吵得不可开交。但让我们没想到的是,想象中的麻烦并没有出现,却接到了另外一个神秘电话,来自安邦。
这位自称来自安邦的先生在电话里说:“能不能先把评论安邦这篇文章撤下来?”语气挺客气的,一点也不是一般人想像中的那样盛气凌人。
什么?我们公号第一天开张就中彩了!?

安邦,你输就输在整个世界都觉得你太神秘了︱冰川观察 - 魏英杰 - 非叙事@魏英杰的博客

接下来是好几回合的讨论与协商。其间,我让这位自称来自安邦公关团队的先生,(必须)直接向安邦高管表达我们的观点:
第一,我们对安邦没有任何敌意,安邦只是凑巧进入我们的观察视野;第二,安邦走到今天,已经难以回避来自舆论的各种审视;第三,动辄要求撤稿、删除文章,反倒会给安邦造成负面影响。
我还告诉对方,我们当然知道安邦的“背景”(其实都是见诸公开报道的真真假假的消息),但我们认为安邦没有理由这么敏感。
对方过了十几分钟再次打进电话,表示已经向上面反映和沟通,但安邦某位高管仍坚持和我们协商撤稿。“还是麻烦你们处理一下,至于以后,以后再说。”
于是,这事情进入冰川思想库内部讨论环节。最终,我们决定配合安邦的请求,从公号上撤下稿件,同时告知对方,我们会发出一篇向读者解释的说明。对方答应了。
这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冰川思想库一位研究员认为,我们应当在声明中释放作为一个刚起步的思想性平台的善意。这段话是这么写的:
“我们素来主张善意地对待社会及社会中的每一个个体,因此我们热忱地欢迎社会各界对我们提出建议和意见,即使是再尖锐的批评,都将被我们视作鼓励和鞭策。”
最终,经集体讨论,这句话在声明正式发布前删除了。因为,我们已经用行动表明了这一点。

(二)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戏剧般地证明了安邦请求删帖的可能理由,以及我对安邦公关人员表达的观点,确实有一定道理。
就在冰川思想库决定删除文章的几个小时后,全世界都知道了一个消息:
在中国安邦与美国酒店集团万豪国际针对喜达屋酒店及度假酒店集团的这场竞购战中,安邦已经近乎出局。
安邦,你输就输在整个世界都觉得你太神秘了︱冰川观察 - 魏英杰 - 非叙事@魏英杰的博客

万豪再次提高报价,修正后的收购总价为136亿美元,比安邦此前报价多出4亿美元。喜达屋接受了万豪的报价,将于4月8日召开特别股东会。
也就是说,万豪收购喜达屋只差临门一脚,而安邦似乎已经败下阵来了。当然,理论上,只要交易尚未完成,安邦仍可以再次抛出新收购方案,但考虑安邦此前已经有过两次报价,很少人会认为安邦仍将穷追不舍。
当天,我们就意识到,安邦为什么盯住一个新公号发表的文章不放——因为此刻安邦针对喜达屋的收购计划,正处于一个非常敏感的阶段。安邦肯定提前知道万豪的新动向,而无论他们当时是否已经决定反击,显然都不希望被人“说三道四”,特别是对安邦在海外收购酒店的行为作出评价。
除了喜达屋,稍早前(同样是今年3月),安邦计划以65亿美元的价格从美国私募基金黑石集团手中收购策略酒店集团。再早之前的2014年10月,安邦以19.5亿美元收购位于纽约曼哈顿那家著名的华尔道夫酒店,首次向外界展示出进军国际酒店业的雄心。当安邦在一个月内向另一家酒店集团喜达屋发出收购要约,不可能不引起外界的关注。
安邦与万豪争夺的不止是一家酒店集团。可以说,谁拥有了喜达屋,谁将摘取世界最大酒店集团的桂冠。作为业内首屈一指的酒店管理集团,万豪对这顶桂冠充满热情渴望;而作为来自中国的资本新贵安邦保险,显然在国际酒店业也有自己的庞大扩张计划。
双方此前一次又一次地提出新报价,以及接下来的事实,明确无误表明了这一点。
3月28日,安邦突然再次抛出新收购要约,将总收购价上调至139.8亿美元。喜不自禁的喜达屋董事会随即转变态度,表示安邦这一报价更优。
安邦的再次出价,为这场收购大战注入新的变量,让人屏住呼吸,期待剧情走向高潮。

(三)

让人瞠目结舌,仅仅三天之后(3月31日),安邦声明退出这场收购战。 
在许多人看来,安邦夺下喜达屋,成为世界最大酒店集团,似乎仅一步之遥。安邦突然转身,简直让人懵逼了。
安邦,你输就输在整个世界都觉得你太神秘了︱冰川观察 - 魏英杰 - 非叙事@魏英杰的博客

很多人或许很想拽住安邦的衣角,喝问一句:为什么?
接下来这几天,安邦恐怕被来自四面八方的这三个字“为什么”绕晕了。
安邦给出的公开解释是:“出于多重的市场因素考量,银团决定不再继续该笔收购。”
这话等于没说。
银团成员之一,和安邦一起参与这次竞购的春华资本董事长胡祖六的说法是:“安邦是一个主动的投资者,资金雄厚,但也会严守价格纪律,这是安邦银团决定退出竞购喜达屋的主要原因。”
但是,如果“严守价格纪律”,安邦不太可能在万豪二次出价后选择又一次跟进。
许多媒体试图为这个结局作出合理解释。
监管部门不支持,是其中一种解释。3月22日,财新传媒所属财新网报道,保监会对安邦近期的两笔海外并购持明确不支持态度。理由是,安邦的境外投资已经碰触了保监会关于“保险资金境外投资不超过总资产15%”的监管红线。
3月22日即万豪提出新报价的次日。保监会如果表示不支持,似乎安邦不能不慎重加以考虑。问题是,一个星期后,安邦依然很帅地踢出一脚球,向各方展示志在必得的决心。很明显,安邦不会像一个愣头青,冲动地对着目标挥出一拳,又因为害怕被抓进局里而跪地求饶。
还有一种说法,安邦无法向喜达屋提供明确的融资安排证明。也就说,安邦实际上没有钱来为这次收购埋单。但这不仅是在侮辱喜达屋董事会及其庞大顾问团的智商,而且分明是在“调戏”安邦。难道在这次收购战中,安邦纯粹是去逗比的?没错,安邦至今没有公开自己的收购资金来源,但安邦要发起这场收购,至少要向战友(银团)亮出家底,否则谁给它卖命?
至于说安邦是有了新的并购目标,所以退出这场收购,那又是把安邦看成缺乏通盘规划、非常随意的一家企业。如果是这样,安邦安能走到今天?
安邦对喜达屋提出的收购要约与万豪不同,安邦是全现金收购,而万豪是以大量换股的方式并购。
安邦收购喜达屋的总金额,已经超过去年中国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1180.2亿美元)的十分之一,也超过了去年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累计交易金额401亿美元的三分之一。
对这么大一笔投资,安邦难道只是嘴巴上说说?

(四)

安邦,你输就输在整个世界都觉得你太神秘了︱冰川观察 - 魏英杰 - 非叙事@魏英杰的博客


当然,我不是说上面这些分析或猜测没有任何道理。让志在必得的安邦从世界最大酒店集团的大门口溜走的原因,也许很复杂,却也可能很简单。简单到可能只要一个足够分量的电话,就够了。
但有一点,无论安邦再强悍,也不可能无所顾忌地在世界展开资本冒险之旅。让安邦退出这次并购战的直接原因也许就一个,但让安邦暂停野蛮扩张的原因,却可能有很多。
实际上,哪怕安邦继续向前冲,任性地与万豪争夺喜达屋。它后面的路,也会越来越难走,甚至功亏一篑。
安邦可以不顾保监会的红线提醒,安邦可以像宝能系针对万科那样攻城略地,安邦可以不理会国内舆论的猜测疑虑,但安邦不能漠视来自四面八方的敌意。
事实表明,在安邦走向全球的资本扩张过程中,国内外舆论对它的不信任也正在聚集、扩散。
3月29日,财新网发出质疑:“安邦竞购喜达屋 钱从哪来?”这篇报道指出:安邦自2014年起密集进行海外收购,但其在多笔并购交易中的资金来源及主体并不为外界所知。
更多针对安邦的质疑来自于外国媒体。
3月30日,英国《金融时报》刊发《安邦大举收购背后的资金风险》一文,认为安邦依赖于高成本筹资的做法蕴含着很多风险。文章指出:论偿债能力比率,安邦排在业内最高之列,分析师也预计该集团近期内不会出现问题。然而,日本和台湾的经验证明,激进的销售模式可能播下未来发生灾难的种子。对于承诺提供高收益的保险公司来说,一旦利率下滑抑制了资产回报率,这种灾难就会发生。
这家国际知名的财经媒体并不看好安邦的投资模式。

安邦,你输就输在整个世界都觉得你太神秘了︱冰川观察 - 魏英杰 - 非叙事@魏英杰的博客

但给安邦更沉重一击的,应是来自《纽约时报》3月31日(当地时间)的一篇报道。在这篇题为《和安邦集团做生意,美国公司要警惕哪些风险》的报道开头这么写到:
“在与神秘的中国保险业巨头安邦保险集团进行交易谈判时,喜达屋酒店及度假村(Starwood Hotels & Resorts)面临很多问题。其中一个严峻的问题是,喜达屋谈成的任何协议可能都是一纸空文。”
这篇报道演绎了安邦执行协议或违约后将可能出现的各种状况。简单讲,报道认为如果安邦决定违约,喜达屋很难在中国要求安邦执行协议;而如果哪怕双方达成协议,这桩交易还将面临来自中国和美国监管部门的审查。如上所述,中国保监会已经明确了自己的反对态度。而在美国,让海外投资者畏惧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也不是省油的灯。《纽约时报》认为,CFIUS几乎肯定会阻止收购喜达屋的交易。
最后,这家报纸的结论是,即便安邦愿意出更高的价钱,万豪的出价也可能更合适。“万豪的钱相当于一鸟在手,更靠得住一些。”

(五)

考虑到这家报纸的出版时间,安邦撤出喜达屋并购,与这篇报道应是在同一天。很有可能,安邦决策层是在看到这篇报道后,才匆匆作出撤回收购要约的决定。
不管这篇报道讲的对不对,这篇报道中透露出来的那种对中国投资者的不信任态度,也可能让安邦决策层嗅到了危险的味道。同时,这篇报道的说法,还可能影响喜达屋董事会的态度。
何况,《纽约时报》针对这起并购案不止做了一篇报道。3月16日,这家报纸以《喜达屋收购案再次考验美国对华投资监管》为题,对安邦的政经背景进行了大起底。这些报道无一例外地对安邦的企业行为充满疑虑。
退一步说,哪怕安邦并不把这些舆论报道放在心上,但是试想:在舆论一片质疑,公众抱有疑虑,又可能招致中美监管者反对的氛围下,安邦还有多少可以作为的空间?

安邦,你输就输在整个世界都觉得你太神秘了︱冰川观察 - 魏英杰 - 非叙事@魏英杰的博客

企业并购是一项市场行为,但涉及跨国并购,从来就不单纯是市场行为。特别是美国,对来自中国的资本(尤其是有政府背景的企业),一贯抱以猜疑态度。前几年,美国总统奥巴马甚至亲自下令停止中国三一重工在美国关联企业的一项并购案(后来三一重工起诉奥巴马,官司最近以双方和解落幕)。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在华盛顿甚至没有自己的办公室,但这个集合了美国各大部门主管官员的机构,从来以其不透明却又说一不二的行事风格,对外商投资作出Yes 或者No的“建议”。一旦这家机构对一项并购说不,投资者以及被投资者,往往只能兴味索然地结束洽谈。
最新报道称,安邦是因为得到万豪传出明确的信号,打算继续抬价,这才退出并购战。但可以判断,继续缠斗下去,安邦或将面临更加惨淡的结局。
这场并购战,无论是哪一因素导致安邦选择退出并购,但毫无疑问,安邦已经落败于舆论沟通。这就是我在本文开头所讲的,安邦在世界上买买买,就不可能让人们装作没看到。
这场并购战,安邦可以说是输了,输就输在整个世界都觉得它太神秘了。从这起并购案例,正在走向世界的中国企业应认识到一点:在国际市场上,除了向对方展示资金实力外,你还必须向对方展现你的诚意。这包括且不限于,让对方知道你的资金来源,解释自身行为的合理性,以及良好的公众沟通技巧。


欢迎关注"冰川思想库"微信公众号(bingchuansxk),由一群传统媒体人所打理的新媒体,带给你关于新闻,关于世界和关于思想的精选内容。

安邦,你输就输在整个世界都觉得你太神秘了︱冰川观察 - 魏英杰 - 非叙事@魏英杰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57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